牛股新闻网NewsGu.COM - 提供最全最快的股市新闻,股票新闻

loadding...
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要闻 > 股票要闻 >

见闻对话 | 付鹏:现在的情况太像1999年 “科网泡沫”或再度来袭

2017-12-07 16:06:45 来源:牛股新闻网

摘要:2018年,全球市场将面临哪些主要风险?美股还会继续涨吗?特朗普税改将对全球和中国产生哪些影响?腾讯和全球科技股的调整究竟是暂时的,还是投资者估值逻辑变化的先兆?

*本文来自牛市新闻网(微信ID:wallstreetcn),作者张丹丹。更多精彩资讯请登陆wallstreetcn.com,或下载牛市新闻网APP。*

站在2017年末尾,投资者紧绷的神经并未因为新年临近而有所放松。2018年,全球市场将面临哪些主要风险?美股还会继续涨吗?特朗普税改将对全球和中国产生哪些影响?腾讯和全球科技股的调整究竟是暂时的,还是投资者估值逻辑变化的先兆?

牛市新闻网就此对话宏观对冲基金管理人付鹏。付鹏认为,2018年全球市场最大的特点是已经形成反馈机制,所有的资产类别已经形成了一个闭环,而这个闭环的每一个节点都处在临界点上。随着美国利率曲线扁平化,资产价格上涨的逻辑线也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在过去的两三个月中,全球证券市场不稳定的因素已经在发酵。但总体而言,付鹏认为明年很难产生系统性风险,但不排除典型局域性风险的发生,类似于2000年的互联网行业。

关于美国税改的影响,付鹏认为这的确会对中国施加一定的压力,一方面会对中国外贸造成较大冲击,另一方面将不利于中国国内的产业结构调整。当美国的技术、人才、成本都开始具备非常强劲的优势以后,这本身就是对其他国家生产要素和资源的一种吸引。但付鹏同时指出,中国依然具有缓冲空间,许多成本也都具备可调整的余地。如果过多的从对立的角度看待美国推行税改,属于典型的博弈论思维。

中国经济方面,付鹏认为明年整体经济风险偏中性,结构性转型是重点,这意味着之后不能再简单地用“三驾马车”来评估中国经济的问题了。

对于近期腾讯和全球科技股的回调,付鹏认为主要的原因在于利率。当美元利率水平扁平化之后,投资者对科技创新的态度也相应发生变化。之前的思维更类似于风投,而现在将更多的偏向利润。腾讯近期的大幅调整,其实是全球互联网、芯片、科技类企业集体调整的一部分。

12月12日,牛市新闻网全球投资峰会将拉开帷幕(峰会详情请见文章末尾介绍),邀请国内金融行业顶级牛人和一线大佬,与大家共话明年市场大趋势。付鹏也是此次峰会的诸多重量级嘉宾之一。

以下为对话实录:

牛市新闻网:您在这次牛市新闻网的全球投资峰会上将主持FICC投资策略圆桌对话,可以简略谈一下您对FICC市场明年的展望吗? 有哪些比较显著的机遇和风险?

付鹏:对于2018年全球大类FICC来说,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在于不是一个乐观的情绪。从我的角度来讲,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快速扁平化,我们可以看到债券收益率的扁平化,往往都会带来比较大的风险。而持续了八年的美国证券市场的大牛市,其实也跟之前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和低利率有关系。这些信息要素,目前来讲都在发生变化,在悄然无息地影响着包括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2018年如果快的话,年中就可能看到长短端利率的扁平,那么它会不会产生比较大的系统性风险?明年可能权益市场、债券市场,都会形成一个反馈机制,这可能是2018年全球大类资产方面,我们最关注的核心要素

牛市新闻网:所以您觉得不光是对FICC市场,而是对所有的大类资产而言,美联储明年的决策和债券长短端利率扁平化的趋势都是一个偏向下行的风险?

付鹏:对的,因为这个反馈机制比较明显。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更多的使用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在支撑。从16年开始,其实全球的利率常态化已经在加速,这个过程中为了保证经济的相对稳定,其实各国政府都在逐步推行财政政策,包括今年年底我们看到的最热闹的税改,本质上来讲,美国也是在用财政政策在逐步地替代货币政策,这本身会导致一个反馈机制,导致货币政策加速常态化。关于扁平化,现在长短端只剩下50个bp,到明年二季度,可以实现长短端基本相同,甚至是倒挂。那这个东西出来了以后,实际上又会倒过来对金融机构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形成灼伤,尤其是过去4、5年比较蓬勃发展的各类创新,其实这个环境很像1999、2000年的情况,所以类似情况一旦发生,就会形成典型的系统性反馈。实际上,所有全球大类资产明年都会串在一起,例如商品,尤其是油价、农产品价格,它对于通胀的隐含预期叠加财政政策影响以后,可能会进一步地促使货币政策收紧。所以你会发现,其实大家已经形成了一个闭环,这个闭环的每一个节点,现在都处在一个临界点上。就像我今年一直在说的,我们现在的感觉太像1998和1999年的情况。太像太像了。

付鹏:明年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全球大类上面我们可能会沿着反馈机制去做,那么尤其是传导到权益市场上,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明年可能是比较偏防御的。这不仅仅是因为说包括美股在内,大概已经是涨了7、8年的这个问题了,这只是一个统计学上的问题,实际上更重要的是在于过去这7、8年推动上涨的核心逻辑线是不是已经发生变化。随着利率曲线扁平化,这个逻辑线也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事实上今年年底,在过去的两三个月中,我相信很多的权益投资者应该都已经感觉到了,全球证券市场看起来很好,但是非常不稳定的因素已经出来了,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内,不稳定因素已经在发酵。

牛市新闻网:也就是说对明年FICC市场不能去孤立地看待,它和其他大类资产所面临的风险基本上是一致的,而且是相互影响的,对吗?

付鹏:对的对的,基本上大部分的资产,从债券、权益,一直到重要的商品,包括油,明年都应该是一个典型的反馈机制,大家全部都融合在一起了。

牛市新闻网:您刚刚提到美国用财政政策去代替货币政策这样的一种倾向。美国税改也是近期全球市场关注的一个焦点。您也多次提到说,年底美国税改通过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您觉得税改方案通过之后,中长期看来对中国经济会产生哪些影响?

付鹏:10月份我们去美国的时候,当时跟美国的智库交流,大家都认为特朗普税改通过基本上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但圣诞节前参众两院都通过然后准备递交总统签字,这应该说是比较超预期的情况。美国现在的想法主要就是货币政策逐步的退,这个过程中财政政策要给力。任何政策本身都是有双向效应的,可能国内有些人对特朗普的税改嗤之以鼻,就觉得你干不成,实际上任何政策都是有利有弊的,比如说税率的调整,很多人就单纯的理解成税率下调会导致美国财政赤字扩张,引起负债的问题。但事实上税率如果下调,只要它能够促进税基的增长,其实整个税额还是增加的,这里边不是一个单独的线性关系,实际上还有因果关系和利弊问题。税改对于美国来说也是这样,如果能够成功地激活利端,利大于弊,那就跟货币政策一样,那么这个可持续性就比较长;如果不行的话,那么可能税收政策、财政政策的调整空间就比较的小一些。对于中国来讲其实也一样,因为中美之间其实没有太多的比较效应,大家的经济结构比重、经济结构的调整方向都不太一样,单纯的税率会导致中美之间爆发多大的冲突,这很难去讲。

但是也不得不说,这确实也给中国施加了一定的压力。不仅仅是税改,其实美国的综合成本现在来看,比我们的北上广深综合成本已经是低很多了,但是中国还有纵深的内陆,所以说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缓冲空间,相对来讲也是有。我们的综合成本上升空间、很大的劳动力成本,包括我们其他的隐性的税负也是有可调整的空间。两国应该更多的还是处在于本国的利益角度去考虑,彼此之间应该会有相对的影响,但这并不是核心。有很多人愿意从战争对立的角度看中美立场,但事实上两方的智库首先考虑的是,本国的生产要素需要什么样的空间进行调整,而不是说一定就是针对中国,这个实际上有点博弈论和阴谋论的味道了。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告知,我站将于第一时间删除!
上一篇:股票不断涨 美国“韭菜”跑步入市 下一篇:没有了
 
© 2011 NewsG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27084号 联系QQ:798304064